《创造营2020》的尴尬:砸完重金后,恐不能造出“孟美岐”
2020-05-13 11:57 创造营 孟美岐

《创造营2020》的尴尬:砸完重金后,恐不能造出“孟美岐”

作者|Miss Orange    来源|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

“我pick好多人,王艺瑾、希林娜依·高、nene、张艺凡、林君怡……‘女儿们’都很可爱。我完全没有特别不喜欢的选手。”

这是继《超级女声》时期后,作为观众的小猴子第一次看国内选秀节目,她立刻化身“老母亲”,每日为喜爱的选手投票。

从某种程度上,这或许可以说明《创造营2020》的高热度:首期播放量2.3亿,微博热搜70个,豆瓣开分7.1,占据猫眼、艺恩、骨朵、云合等多个数据平台综艺榜单前三位,《创造营2020》(以下简称《创3》)在关注度和热度上表现亮眼。

但同时似乎从某种程度上也在说明,《创3》在输送了优质的选手下,还未“创造出”高话题度与高流量的学员。

这在首期微博热搜的话题上有所体现。70个热搜中关于单名选手的热搜话题在20个左右,远不到一半;而第二期上下两期播出后,有不少学员的直拍也登上微博热搜,但仅从网络统计的截止到5月11日的主题曲直拍微博播放数据来看,除了希林娜依·高,排在前几位的选手数据差别都不算太大。

▲ 数据来源:网络

这或许与赛制的改变和节目选择回归实力等思路有关,但从三季《创》系列的表现来看,“业务C位”与“话题C位”似乎缺一不可。

《创造101》拥有“业务C位”孟美岐和“话题C位”杨超越、王菊,加上选秀元年以及与《偶像练习生》的“性别差异”,节目与火箭少女101都维持着高热度;《创造营2019》(以下简称“《创2》”)的略显式微则是在周震南之余,并没有找到另一个支撑流量的选手。

而从目前来看,《创3》被称为“神仙打架”的背后,或许能选出如孟美岐、周震南一样的“业务C位”,但这位“业务C位”背后的流量堪忧,而“话题C位”仍然存疑,极有可能无此设定。毕竟,节目与团体能否维持热度,还是得靠选手“开天辟地”,而不是一直靠砸钱请导师造噱头来贡献。

喊出“最严标准选女团”, 却令人迷惑到反问“标准在哪”“《创造营2020》我们要精中选精。”“作为教练团的我们,肯定还是要把这批孩子打造出一个最强的团。”“两年前十一个火箭少女,她们代表了中国女团的最高水准。但是今年我们会对你们的要求更严格。”“提高成团的分数线。”“《创造营2020》将以更严格标准成就顶尖女团。”

不论是教练团的话,还是打出的字幕,《创3》一上来就明确地提出提高标准、打造最强、顶尖女团的目标,并在节目进行中,不断地重申与强调。

或许正如节目所说,经过了两年偶像选秀的洗礼,观众对于团体有了更高的要求,《创3》势必要做出一些改变,必然也无可厚非。

成团位缩减至7名,以及赛制的改变就能看出节目组的决心。但是随着节目的进行,决心之下,抛给观众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更严格的标准是什么?

疑问从第一位选手赵粤的登场开始,赵粤也是节目开播前人气最高的选手。

“那对于我来说,我觉得不够,远远不够。整个《创3》最强舞担,但我觉得在你身上看不到这个标准。”“你不够我们第一舞担的标准,因为这么多人举手了,我们的标准都提高了。”赵粤表演之后,黄子韬和宋茜分别给出了上述点评。

暂且不论是否有剪辑的问题,只是最终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不符合标准。

但第一舞担的标准是什么?没有明确解答。唯有鹿晗在采访中的一个表达:“要有专业舞者的实力。”

标准在言语中未被点明,它也应该在教练团的选择上得到证明。事实上,在刘些宁竞争舞担的表演过后,教练团也表示她的表现是女团该有的样子。

然而,故事却出现了反复。随后的节目,有原创、表演了唱跳的华承妍与天浩盛世女团比拼失败的理由是,“单看挺强的,可惜了,她没办法,她自己一个人。”“如果她跳舞实力是属于顶尖的,唱歌属于中等之上,说实话她能干倒六个。但现在唱歌拿出来单拼干不过,舞蹈拿出来单拼也干不过,没办法选择一个单人的。”“六个人在一起优势更多。”

但到了“五个一”与姚慧的比拼时,vocal实力获赞、唱跳表演的“五个一”却输给了有原创、只唱了歌的姚慧,原因是“我个人观点,上面的位置需要给一个原创”(黄子韬)。当然,这其中不排除华承言与姚慧演唱、原创实力的高低不同,但是教练团给出的理由却并不在此,而显得却少了些说服力。

同时,844乐队输给了high five的比拼,也有学员当场表示出了“有些意外”。

对于上述几次教练团选择的标准,节目观众小猴子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如果说乐队跟女团关系不大,还能够理解。但是希林娜依·高那组就让原创进了,就有点迷,感觉偶尔导师也有迷之双标的时候。”

虽然集齐了前SM的三位中国偶像代表宋茜、鹿晗和黄子韬,原本以为此次“最严格女团” 选拔的专业标准会从这三位经验老到的现场点评中展露出,但两周节目下来,三人并未诞生“服众”的精彩点评,也着实让此次“最严格”的标准迷上加迷。

坦白说,选秀节目不论是导师选择,还是“全民pick”,都逃不开主观色彩,但在对于打着“严格标准”的《创3》,选择随着主观变化较多,肯定难逃吐槽。

但这或许是节目话题的来源之一,毕竟“虞书欣们”可遇不可求,逆风翻盘、打败大魔王等等故事也算是好的话题。

“敢”成了统一滤镜,但选手的多样性呢?

打造顶尖女团的《创3》从多个方面展现着自己的决心:成团位从十一人减至七人,竞争更加激烈;赛制从个人竞争到团队战,“火药味”十足,挑战式的battle又让节目变得激烈、充满“爽”感而增加了不确定性,于是第一期便拥有了逆风翻盘的故事。

剪辑按照舞台表现、实力高低、“神仙打架”的赛制也让选手的实力得到展现,让不少观众大呼过瘾。

可实际上,却也遇到了“全是神仙”的“脸盲感”。或者说,第一期(上、下)、第二期(上)下来,舞担、vocal担当的个人比拼在展现了强大实力之余,却降低了个人的辨识度。于是在第一期上、下两集播出之后,只有几个版本的《喜欢你》成为了讨论度较高的话题,才助力它的演唱者们有了更多的辨识度。

及至张艺凡的“登场”才担任起了《创3》最具话题的人物。#张艺凡芭蕾舞版Bang Bang##张艺凡 泪失禁体质##张艺凡第一次当众唱歌##张艺凡表情#,两天四个热搜,目前为止妥妥地话题担当。但从目前来看,张艺凡的实力并不符合《创造营2020》所提出的“严格标准”,因此,有不少网友也表示其拿到的是“祭天剧本”,登上七人出道位难度不小。

注重实力、打造顶尖女团的《创3》提出了“敢,我有万丈光芒”的口号。于是,“敢”成为了整个节目的核心。

教练团黄子韬也成了这个“敢”字最佳代言人,多数点评离不开这个字的内涵,对于待场的选手也“咆哮”般传达这个字的宗旨。

再次令人迷惑的是,几乎每位选手的单独采访也在传达这个节目的宗旨,编导们也已经忘记了自己要剪一些缓解气氛、推动剧情或者是制造话题的花絮。

“你们敢吗?”“加油,就是敢”“我敢”等等成为了教练团和选手们对话、采访中经常出现的话语,仿佛完美的“围绕主旨、时刻点题的作文”,一个“我敢”的故事。

但这个故事讲至现在,节奏紧凑却少了些跌宕起伏,故事中的每个人物都是“敢”“冲”的或实力或逆袭人设,不是不好,只是少了些多样性。

而女团,应该是多样性格的组合,实力重要无可厚非,但不同性格的呈现也同样重要。目前为止,或许是因为节目仍处在播出伊始,或许是多注重于业务能力的展现,《创3》在性格展示、人物塑造上,还不够突出。

这或许是节目组放弃话题,回归到实力本身的选择。

但在表现选手实力这块,整个节目被网友笑称是“杂技团”公演或者是走错了《中国达人秀》的片场。

抛开这些槽点不谈,对于一档节目以及最后能够出道的团体来讲,实力是基石,也是能够获得市场认可、支撑今后发展的重中之重,但话题度和流量却也是吸引更多人关注的利器。

如果说选手的话题撑不起来的话,那么节目就得靠导师来燥,于是乎,千呼万唤的鹿晗、黄子韬、吴亦凡三人同台就要迫不及待地登场了,腾讯视频这一砸钱举动,也直接体现了编导们对于选手可挖掘的内容越来越少,只能转向本就有流量的“教练团”。

或许《创3》将与《创2》殊途同归,唯一不同的是《创3》还没有一枝独秀的周震南。

《创》系列播至第三季,偶像选秀市场、观众的口味和审美都在变化。

两年期约将满的火箭少女101即将告别,去年R1SE最大的成果大概是输送了断层出道的周震南,并在现在还保有竞争力。而刚刚起步的《创造营2020》在试图应对偶像市场的改变和观众需求的变化,意图推出更符合当下的女团。

可是目前看来,《创3》对于“符合当下”的理解并不透彻。

只是当女团选拔全部回归于实力,必然是件好事。但《创造营2020》面临的是,前有孟美岐、周震南获赞的业务能力,后有失去“杨超越们”后,R1SE热度与流量的下滑。当《创3》打出“更严格标准”的口号,从某种程度上就意味着放弃或失去了打造新的“杨超越”的道路。

而从目前来看,纵向比较《创》系,《创3》选手的热度和关注度比之前两季仍有差距,想要在“业务C位”造出“孟美岐”或是“周震南”,恐怕难度不小,对于节目组来说,请不要再让选手无时无刻高喊:“我敢”。

壹娱观察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