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营收不及预期净利润下滑,腾讯音乐“不好听”了么?
2020-05-12 18:15 腾讯音乐

Q1营收不及预期净利润下滑,腾讯音乐“不好听”了么?

腾讯音乐一季度的营收不及市场预期且影股价下滑,腾讯音乐将走向何方?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meigushe)

5月12日,腾讯音乐公布了其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从财报来看,腾讯音乐一季度的营收增长不及市场预期,且净利润同比下滑达10%。受此影响,其股价在当日的盘后交易中出现下滑。截至目前,跌幅达5.26%,报10.81美元。

图源:雪球

实际上,股价的下滑跟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服务月付费用户的下滑不无关系。一直以来,腾讯音乐的主要营收来自于社交娱乐服务,但一季度这一板块的月付费用户正在下降。不过,腾讯音乐执行长彭迦信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尽管新冠疫情确实对我们的社交娱乐服务业务造成影响,但我们近期已经开始看到温和复苏。

在市场动作方面,近日,有消息称,腾讯音乐正式揭露将“长音频”作为来日的发力偏向,并歪斜大批资源推进其开展。表面看来,腾讯音乐是在试图冲破原有的音乐界限、拓展多元收入的行为,但实际上也反应了其正面临着多重挑战,希望发掘新的途径摆脱困境。

那么,这份财报有哪些价值点值得关注?又向市场释放了一些怎样的讯号?在如今音乐行业竞争空前激烈的大背景下,腾讯音乐会否取得更大突破?

盘后股价跌超5%的背后 腾讯音乐财报有哪些点值得关注?

一季度,腾讯音乐的总营收与上年同期57.4亿元人民币相比增长了10%至63.1亿元(约合8.91亿美元),不及市场预期。此前,华尔街13名分析师此前平均预期,腾讯音乐第一季度营收将达8.9816亿美元。

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相比上年同期的9.87亿元亦同比下滑10%至8.87亿元。从收益来看,一季度腾讯音乐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每股美国存托股票摊薄收益为0.66元,约合0.09美元。据雅虎财经网站提供的数据显示,华尔街12名分析师此前平均预期,基于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算,腾讯音乐第一季度每股收益将达0.09美元,此项指标符合分析师预期。

成本支出方面,一季度营收成本为人民币43.3亿元(约合6.12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37.0亿元相比增长17%,主要由于收入分成费用和内容费用增长。总运营支出为人民币11.6亿元(约合1.64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0.4亿元相比增加人民币1.23亿元,同比增幅为11.8%。运营支出占总营收的百分比从上年同期的18.1%小幅上升至第一季度的18.4%。

一季度毛利润为人民币19.8亿元(约合2.79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20.3亿元相比下降2.8%。毛利率为31.3%,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35.4%。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向直播付费用户提供额外促销以减轻新冠病毒和直播互动功能调整的影响,以及提高对在线卡拉OK表演者的收入分成比例以增强公司平台的竞争力,从而提高了收入分成费用。

截至2020年3月31日,腾讯音乐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定期存款总额人民币219.0亿元(约合30.9亿美元),相比之下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为人民币229.3亿元。

综上所述,腾讯音乐一季度的财报表现一般,盘后股价的下跌也看出了投资者们对这份财报的不满。不过,腾讯音乐其近期的一些动作来看,其正在谋求新的突破。结合财报数据,我们或许可以从以下角度来进行剖析。

腾讯音乐拥有强大竞争壁垒 但商业变现能力亟需提高

不管怎么说,腾讯音乐在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确实牢牢占据了头把交椅。眼下,不论是版权还是市场份额都为对手所不能及。但从财报来看,商业变现能力仍然有待提高,这也是投资者们关注的重要价值点。但要改善这一点,还需绕过这些方面的困扰。

1、付费用户持续增长,在流量见顶的趋势下仍不足以对标Spotify的付费价值

从财报来看,一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同比增长50.4%至4270万人;社交娱乐服务的付费用户基数也同比扩大了18.5%。实际上,腾讯音乐付费用户数的持续增长,已经维持了好几个季度。

随着付费用户的增长,也为在线音乐的营收增长带来动力。数据来看,来自于在线音乐服务的营收为人民币20.4亿元(约合2.89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6.1亿元相比增长27.4%。音乐订阅的收入同比增70%,高于上个季度的60.1%。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付费用户持续增长,但整个移动互联网新增用户数减少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在线上流量见顶的大环境下,即使腾讯音乐背靠腾讯这颗大树,在线音乐业务的营收增长也将面临增速放缓的挑战。

财报显示,一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业务的移动MAU为6.57亿人,同比仅增0.5%。去年四季度的财报显示,腾讯音乐在线音乐业务月活为6.44亿,和2018年同期持平,但是跟去年三季度的6.61亿比,环比下滑了2.6%。可见在线音乐的月活用户数增长并不稳定。

即使从腾讯音乐的主要变现流量池社交娱乐业务来看,也未能摆脱这一局面。今年一季度,腾讯音乐社交娱乐业务的月活为2.56亿人,同比增长13.3%,但这一业务的月度ARPPU却同比下滑了12.9%。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四季度这一业务的月活为2.22亿,彼时,同比2018年四季度的2.28亿已经下滑了2.6%,也是腾讯音乐2018年四季度上市以来,社交娱乐业务的月活首次出现同比下滑。如果和去年三季度比,则环比下滑了8.26%,下滑趋势更为明显。

这些迹象表明,随着人口红利的衰减,线上流量见顶,不管是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业务还是商业变现的主力业务均面临着不小压力。

虽然,腾讯音乐的付费用户在持续增长,而对比音乐流媒体巨擘Spotify的付费率来看,却仍然是遥不可及。Spotify今年一季度的财报显示,期内,Spotify的月活跃用户数量同比增长31%至2.86亿。在全球共有1.3亿付费订阅用户,与上一季度末相比,订阅用户增加了600万,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00万(31%),增速超出华尔街预期。虽然2.86亿的月活人数远不及腾讯音乐,但超45%的付费率却大超腾讯音乐的6.2%,相比之下腾讯音乐逊色不少。

当然,在Spotify高价值的付费率面前,或许可以看到腾讯音乐可能存在的更大想象空间,但要知道,即使国内的在线音乐付费环境在向好发展,但对于付费市场的培育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短期内难以呈现持续爆发式增长。加之,行业内外扑面而来的竞争也在变得更加激烈。

2、市场混战加剧,获客成本高涨将侵蚀利润空间

行业本身已经处在一个流量红利见顶的时期,无形之中已经加剧了存量市场的竞争,推高了获客成本。

财报显示,一季度,腾讯音乐的运营成本支出为11.6亿元,同比增长11.8%,其中销售和市场费用4.81亿元,同比增10.1%。而成本支出的高涨对腾讯音乐来讲并不是偶然。纵观其前几个季度的财报,这一数据呈持续上涨态势。去年Q1至Q4腾讯音乐的成本支出分别为37.03亿元、39.57亿元、42.96亿元、48.1亿元。影响腾讯音乐的成本支出与市场激烈的竞争分不开,各大平台之间的版权争夺战愈演愈烈。

要知道,2019年腾讯在包括音乐、文学和影视的内容成本上的支出已经超过480亿元,这些资金中的绝大部分都被用于版权采购。在音乐领域,版权储备是当下各大平台的核心竞争力。2018年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报告称,腾讯音乐占据着国内超过70%的流媒体市场份额。可见,腾讯拥有足够的实力去拥有硬核的版权储备。

而实际上,最为腾讯音乐苦恼的是,版权作为音乐平台的核心要素,腾讯向它投入大量资金,但却无法获得足够的回报。从数据上看,为腾讯音乐提供超过68%收入的是社交娱乐业务(直播+K歌),而在线音乐业务收入占比仅有30%左右。虽然腾讯音乐在全球范围的用户规模仅次于Spotify和Apple Music,但极低的付费转化率却令他极度尴尬。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随着时间进入2020年腾讯音乐与华纳音乐集团、索尼音乐、环球音乐集团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协议即将陆续到期,这意味着腾讯音乐在国内音乐市场树立起无可争议的竞争壁垒有可能面临新一轮的重建。毕竟,竞争对手也已今非昔比。老对手网易云音乐去年拿到阿里投资后,出手逐渐阔绰,正在谋求回到版权采购的舞台中心。不但接连拿下《歌手》等国内多档知名综艺节目的独家音乐版权,今年3月还与日本吉卜力工作室达成合作,获得《龙猫》和《千与千寻》等宫崎骏作品音乐的全面授权。字节跳动的抖音也正在成为音乐产业链条上不可忽视的一环,它们都在觊觎腾讯手中的这块“肥肉”。

腾讯音乐想要持续在版权储备中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在版权和原创等方面的内容成本支出仍将持续,那么,腾讯音乐的内容成本支出难言减少。

其次,目前国内短视频快速崛起,包括抖音、快手、虎牙、斗鱼等公司在内的互联网新贵们都将成为腾讯音乐的巨大竞争对手。其中,虎牙和斗鱼上就有一大批当红主播,主要以唱歌来吸引用户,这对腾讯音乐的社交业务将形成直接的冲击。这意味着,在今后的发展中,腾讯音乐仍要面对这一部分竞争对手的流量争夺。随之而来的销售和市场费用也将进一步走高。而成本不断走高的背后,也会侵蚀腾讯音乐的部分利润空间。

线上流量见顶已成定局、市场混战愈演愈烈。加速商业化,成为腾讯音乐的必经之路。

布局线下及“长音频”领域 腾讯音乐会否成功破局?

增长承压,腾讯音乐积极求变。

1、布局线下公播音乐市场,完善生态体系

上月27日,腾讯音乐宣布,通过股权形式投资线下公播公司瑞迪欧。同时根据相关安排,腾讯音乐还将拥有未来进一步增持获得控股权的权利。腾讯音乐将为瑞迪欧提供更丰富的曲库,同时,也将利用瑞迪欧覆盖的数十万个线下门店,音乐内容宣发方式,不断完善自身生态。

作为商用音乐的重要场景之一,公播音乐与大众生活息息相关。相较于欧美,中国公播音乐市场起步较晚,从市场规模到经济收益都处于行业发展初期,这也意味着国内的公播音乐市场前景十分广阔,未来具有可观增长空间。据腾讯方面资料称,2019年瑞迪欧的营业额在公播产业内遥遥领先。腾讯优势则在于曲库,截至目前,已拥有超过4000万的曲库资源。

可以说,此番腾讯的入局,将有利于腾讯音乐摆脱过度依赖社交娱乐收入的局面。同时,也将对公播市场造成相当大的影响。

2、加码巨擘众多的“长音频”领域,会否有效拓宽新流量来源?

今年4月23日,腾讯音乐发布长音频战略,正式进军长音频领域,并以酷我音乐旗下“酷我畅听”为先锋者打造长音频新品牌。实际上,3月时,腾讯音乐还与阅文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孵化阅文旗下大量原创网络文学内容的IP衍生品,以加强有声读物的内容供应。腾讯音乐CEO彭迦信表示“长音频将是未来腾讯音乐持续发力的战略领域。”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中国当前领有非常大的在线音频用户群体,到2023年,国内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将超9亿。还有数据表现,在线音频收入正在以44%的年复合增进率疾速增长。这表明,腾讯音乐进驻的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领域,有望助其突破现有发展的瓶颈期。

但需要注意的是,长音频的环境趋势并不友好,当下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等巨擘早已深耕此中,行业进一步彰显马太效应。目前,在音频行业中,喜马拉雅仍带领市场保持一超两强竞争格局,其月活用户、使用时长继续保持显着领先。在内容生态方面不断丰盈,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喜马拉雅平台的专辑数亿超过2000万张,其中属于MCN的专辑数相对2018年增长140%。同期,喜马拉雅平台上,MCN的主播数量暴涨779%。

腾讯音乐作为后来者本身已经在时间上掉队,能否在后期打造出行业新口碑尚需时日验证。美股研究社也将持续关注其未来的发展。

美股研究社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