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直播风暴来了,AI虚拟偶像彻底革命李佳琦、薇娅?
2020-05-12 17:34 电商直播 AI虚拟偶像

电商直播风暴来了,AI虚拟偶像彻底革命李佳琦、薇娅?

在广阔的虚拟IP市场蓝海里,各大平台除了抵御同行的攻击,自身AI虚拟人物的差异化打造和创新也要跟上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的步伐……

源|刘旷(ID:liukuang110

虽说在电商直播时代“万物皆可卖,人人皆可播”,但在KOL、明星、企业家等一一下场直播卖货之后,AI虚拟偶像直播卖货仍显得独树一帜。

近期,国内知名虚拟歌手洛天依、乐正绫直播卖货的消息吸引了不少“锦依卫”和二次元文化爱好者关注。在直播当天,短短1小时内,在线观看人数上升至270万,近200万人打赏互动,堪称AI虚拟偶像界的李佳琪。

另有消息爆料,“一禅小和尚”、“狗哥杰克苏”正在筹备直播带货,预示AI虚拟偶像直播带货的浪潮即将到来。届时,AI虚拟偶像市场或将再次引起资本关注,又迎来一场“你争我夺”的恶战。

AI虚拟偶像直播带货火了?

洛天依、乐正绫等AI虚拟偶像直播卖货火了,是消费者因新鲜感产生的三分钟热度,还是因AI虚拟偶像直播带货更优于真人直播带货?市场分析结果更倾向于前者。

一来,AI虚拟偶像直播带货更像一次粉丝狂欢活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品牌传播及商品销售的渠道,但在商品价值的呈现上,AI虚拟偶像带货有相当大的基因缺陷。

且知名度高的虚拟偶像才有商业化价值,由此AI虚拟偶像带货规模化的可能性较小。据悉,虚拟歌手洛天依在微博、B站分别积累了459万和182万粉丝;一禅小和尚是MCN机构大禹孵化的IP,在抖音粉丝超过4600万,狗哥杰克苏也是抖音最头部的几个账号之一。

二来,不同于李佳琪、薇娅的家喻户晓和百货皆可推荐,AI虚拟偶像卖货仅覆盖到95后、00后等关注二次元领域的新生群体,这也意味着要推荐适用于新生群体的商品才会有销售量。

当然,不排除有的品牌商只是想在新生群体里“露个脸”,以此增加品牌在新生群体里的知名度,货卖不卖得出去不重要。而AI虚拟偶像则正好既能满足品牌商的“露脸”需求,又契合新生群体的关注点,两者一拍而合搞了个“以直播带货之名行品牌宣传之事”的活动。

三来,电商直播正在风口之上,主播之外,企业家、县长、明星纷纷“不务正业”前来分一杯羹,苦于商业化困境中AI虚拟偶像下场直播带货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AI虚拟偶像可是万能的,唱歌、跳舞、主持样样拿手,试水直播带货也不是不可以,但若想可持续发展困难重重。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AI虚拟偶像直播带货在新生群体中火了,意味着AI虚拟人物浪潮又再次降临。

资本逐梦AI虚拟偶像

2007 年,日本虚拟偶像初音未来诞生,以一己之力带动了虚拟偶像行业的发展,这一市场潮流也很快传至国内,随之诞生了洛天依等虚拟人物,并在短时间里登上CCTV、湖南卫视、江苏卫视的舞台,虚拟偶像市场火爆一时。

近几年,AI、VR、全息等技术的成熟与广泛应用,创业者、互联网巨头对虚拟偶像的关注度也日益提升,国产的虚拟偶像日益增多,成功出圈的虚拟偶像也不在少数。

腾讯基于《王者荣耀》中的游戏角色推出的“无限王者”AI虚拟男团受人喜爱。如同真人偶像一样,“无限王者”AI虚拟男团出专辑、办活动、拍封面等商业活动一一落实,拓宽了腾讯虚拟偶像业务市场。

再有,爱奇艺旗下虚拟乐队“RichBoom”在《我是唱作人》、《中国新说唱》、《青春有你2》等多档爆款综艺亮相,更是代言了青岛啤酒、农夫山泉、雪碧等品牌,商业价值越来越高。

作为孕育二次元文化的圣地,B站在虚拟偶像领域布局已久,除了推出虚拟偶像2233娘以及汇集6000多位虚拟主播之外,还投资了洛天依、彩虹社等中日头部的二次元虚拟偶像和Vtuber,还曾多次举办虚拟偶像演唱会等活动。

此外,酷狗、A站、虎牙等互联网公司纷纷涉猎虚拟偶像市场,而聚焦于虚拟IP的初创公司也被资本关注。5月6日,迈吉客科技宣布获得由博将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人民币B轮融资,而迈吉客科技旗下的MCN魔法互娱正是专门聚焦虚拟IP业务。

虚拟偶像已在资本市场炸开了花,粉虚拟偶像的群体也在持续扩大。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如今已“出道”的虚拟偶像已超30个。据B站统计,有数以万计的“UP主”围绕“虚拟歌姬”进行创作和传播。以洛天依为例,在B站就拥有10000首以上的原创音乐作品,《普通Disco》、《权御天下》等代表作在B站的点击量都可以千万计。

总之,AI虚拟偶像市场群雄逐鹿少不了一场恶战。

AI虚拟人物价值凸显,蓝海广阔

在某种程度上,AI虚拟偶像可以弥补人们正常活动上的不足或为活动锦上添花,这也是它存在的价值。

一方面,AI虚拟偶像是叠加了多项互联网技术的集成体,具有很强的塑造性。例如,为AI虚拟人物提供“最强大脑”能高效搜集信息也能储存大量内容,能满足虚拟偶像与消费者正常沟通互动的需求。

而且可以塑造出多才多艺、外形完美、声音多变的形象,满足粉丝对偶像的所有幻想。在搭档真人主持做节目的情况下,虚拟偶像可以弥补真人主持才艺上的不足,而且在视觉上有高科技的效果,无论是“颜值迷”还是“科技迷”都可转化成粉丝。

另一方面,相较于于真人偶像,AI虚拟偶像没有情感的困扰更不会因高强度工作而累倒,保证了工作的效率和频率,也意味着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用来赚很多钱。当然,重要的是在工作过程中,AI虚拟人物可以保持相对稳定的工作状态,保证表演的水准和质量。

不仅是AI虚拟偶像,二次元产业越来越智能化、数字化产品,也将带动其他新生产业的发展。例如,越来越多的AI虚拟主持人、AI虚拟律师、AI教师等等……

当然,AI虚拟人物深入各行各业必然是因为市场有需求且受消费者肯定。方今95后、00后拥护二次元文化的群体在不断壮大,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新生代用户将成为消费市场的中坚力量,预计AI虚拟人物还有很大的商业发展空间。

下一进程:瓦解技术、成本困局

在新生代用户消费需求增长的推动下,AI虚拟偶像会火,这毋庸置疑。

据相关数据统计,Z世代(指在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总人数约为2.6亿,而二次元是Z世代中的圈层代表之一。2019年,我国二次元产业总产值估计约为2000亿元,到2020年将突破2200亿元。

但目前来看,因生产和塑造AI虚拟偶像IP而产生的成本和技术要求,对各大平台来说依旧吃力。

据悉,邀请洛天依直播一次的费用是90万,远远高于高于市场爆料的李佳琦报价32万和薇娅报价18万。而AI虚拟偶像出场费高是因为AI虚拟偶像演出的技术要求非常高,这也意味着需要投入巨大的成本来进行技术研究和产品维护。

同时,囚于技术和成本的困局,平台想要批量生产AI虚拟偶像比较困难,而且就算研发出了AI虚拟偶像,还需要助力AI虚拟偶像出圈才有商业价值,这也就需要投入高昂的营销费用。

由此,只有同时解决成本问题和技术的问题才有可能进一步扩大AI虚拟偶像产业。

总而言之,在广阔的虚拟IP市场蓝海里,各大平台除了抵御同行的攻击,自身AI虚拟人物的差异化打造和创新也要跟上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的步伐……

刘旷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