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巢连亏三年!“超时收费”为啥还被人民日报、新华社痛批?
2020-05-12 16:37 丰巢

丰巢连亏三年!“超时收费”为啥还被人民日报、新华社痛批?

作者|老纪    来源|商业纪事(ID:bizchron)

最近,丰巢被推上风口浪尖。

外界对丰巢“超时收费”质疑颇多,但老纪认为,丰巢的核心问题在于:垄断式“割韭菜”,涨价可以,但通过垄断涨价就有些欠妥。

一个经典故事

正式分析前,先给大家讲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经典故事。

19世纪90年代末期,当时的中国民众还在使用传统的菜油灯、蜡烛等来照明。美国着名的美孚石油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商机,但是要改变中国人使用菜油灯、蜡烛的习惯很难。

经过一番精心筹备和策划后,美孚石油于1894年在上海设立了诸多洋油销售网点,同时推出一项极具诱惑力的促销活动:只要顾客购买一公斤洋油,将免费赠送其煤油灯一盏。 

因为美孚灯比豆油灯先进很多,明亮的灯罩可以挡风,不会像其它油灯那样跳动而炫目。“机关灯头”能调节灯芯的高低控制亮度。再加上免费送,国人蜂拥而至,前往美孚石油公司的销售网点,争相购买他们的洋油。

结果,一年时间下来,美孚石油公司就“赔掉”了多达87万盏煤油灯! 

从表面上看,美孚石油公司似乎赔大发了,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 

因为人们得到免费赠送的煤油灯,在使用一段时间之后,慢慢地就认识到了煤油灯的好处,在日积月累的“习惯”中,人们渐渐淘汰了原来使用的菜油灯、蜡烛等。

后来很多人发现,虽然煤油灯不花钱,但要点煤油灯的话,就不得不去购买洋油。 

就这样,美孚石油的洋油迅速打开了中国的市场,而且销售量飞速增长。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美孚石油公司仅在上海的年销量就达到了惊人的900多万箱! 

丰巢不“丰”

丰巢快递柜的发展思路和“美孚卖油”的思路颇为相似。

一开始,丰巢快递柜在进入小区时,客户经理的说辞千篇一律——“对客户免费”,正因为如此,很多小区业委会和物业为了方便业主,顺便也能挣点钱,就同意把丰巢快递柜当做半公益的项目引进小区。

通过这种对用户的“免费策略”,丰巢快递柜迅速扩张,后来通过兼并收购,丰巢已经占到全国快递柜市场的70%左右。

现在,丰巢开始收割,对超时的快件收费。按照丰巢的说法,这是为了鼓励大家尽早取件。

表面上看,这是合情合理的,但是细究一下可以发现,丰巢“超时收费,主要存在四大问题:

1、双向收费。既向用户收费,又向快递员收取每次3到5毛不等的投递费用,涉嫌二次收费,被指“吃相难看”。

2、强制收费。快递服务本来就是门对门的服务,消费者有选择是否将快递寄放在快递柜的权利,而不是快递企业强制放入,然后再收费。

3、先免费后收费。前期通过免费策略迅速占领市场,培养用户习惯和依赖感,现在强制收费,割韭菜。

4、依靠垄断地位收费。本来说,企业服务或产品要收费或涨价,是市场行为,但是对于丰巢这种已经达到垄断地位的公司,就需要反垄断机构介入了。

从以上4点可以看出,丰巢的“超时收费”造成了“独赢双输”的局面,得利的只有丰巢自己,而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和快递员的利益。

亏损不是收费的理由

即便丰巢如此精于算计,从用户和快递员身上“薅羊毛”,还是连年亏损。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丰巢分别亏损2.5亿元、3.85亿元,2019年再次翻番,亏损7.81亿元。今年一季度未经审计净利润亏损已达2.45亿元。

个别观点认为,作为一个商业主体,丰巢终究是要盈利的,所以现在收费也说的过去。

其实,真相并非如此,丰巢持续亏损,是其快速扩张造成的,而不是不想盈利,快递柜本身就是一种不错的商业模式。

2015年,顺丰联合韵达、中通等几家快递公司投资5亿成立丰巢。此后几年间,丰巢累计获得高达55亿融资,借助资本优势,它迅速在快递柜行业攻城略地。

2017年,丰巢作价8亿收购行业老三“中集e栈”,行业“一哥”的地位初步显现。

今年5月,丰巢又成功拿下行业老二速递易,由此在整个快递柜的市场占有率高达70%,一举成为业内地位无可撼动的龙头大哥。

值得注意的是,在收购速递易的时候,速递易已经亏损多年,丰巢为何还是将其并入,其实明确知道行业的商业前景。

北青报算了一笔账,快递柜的成本主要涉及硬件、维护人员以及场地费用三大块。一组柜体(硬件)成本在1.8万到6万元之间不等。如果单纯按照场租费作为成本测算:80格口快递柜,小格约占80%,中格和大格各10%,按照24小时满负荷测算,一年快递入柜收入10658元,即使是较高的万元场租,也能有少量盈余。

官媒集中火力痛批

这次丰巢“超时收费”受到官方媒体几乎一边倒的批评。

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如此收费,这可是步商业险棋!》的文章称,丰巢收费犹如“割韭菜”,先是千方百计进小区,然后想方设法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等到占据市场较大份额之后,便宣布收费。

新华社在报道丰巢收费时称,在占领市场七成份额之后,就可能利用市场支配地位,突然变脸“收割韭菜”。“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这样的“剧情”之前已经发生不少了。

“这次强制收费,不是一个5块钱、7块钱的会员费的问题,而是这个恶例一开,等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今后资本跑马圈地,占市场支配地位之后就可以突然翻脸,不经消费者同意强制收费。”

澎湃新闻发布题为《丰巢强制收费,别成了顺丰的“资本木马计”》的评论称,丰巢对消费者搞“关门打狗”、对小区搞“特洛伊木马计”,这是不允许的。作为快递行业主管部门的邮管局、市场监管部门、消保委以及反垄断部门,都应该出来管一管,这个恶例不能开,这是触动市场经济底层逻辑的大事。

除了官媒严厉批评,多地邮政管理局最近也纷纷表态:快递需经收件人同意后方能放置在智能快件箱中。

山东省邮政管理局明确回应,未经收件人允许将快递放在快递柜,属于投递不规范行为,可以投诉。

福建省消委会也明确表示,未经收件人同意,快件存入快递柜产生的费用应由快递公司承担。

老纪认为,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的行为已经引起公愤,下一步唯有妥协才是正道。

商业纪事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